当前位置:首页 > 相关文章(媒体) > 正文
一个月期限,浦东惠新港7公里河面上20多个污水管堵得上吗?

发布日期:2019-03-29 13:30:14   作者:车?#39564;?#27611;锦伟  来源: 上观新闻

  老郭是上海浦东新区区级河道“惠新港”的一名“临时”河长。他必须在4月底前?#39029;?公里长河面两侧河堤上所有的排污管道,并将它们一一堵上。他的任务,能完成吗?

  老郭是上海浦东新区区级河道“惠新港”的一名“临时”河长。说是临时的,是因为他受浦东新区河长办的委托,负责了惠新港一段7公里长河面的巡河工作。他必须在4月底前?#39029;?#36825;段河面两侧河堤上所有的排污管道,并将它们一一堵上。


 

惠新港是浦东新区区域内一条东西向的宽阔河道,与大治河相通。“?#39029;?#26469;的污水管这才堵掉一半”,老郭有些着急。尤其是,?#23633;?#26681;污水管怎么也堵不上,令老郭如鲠在喉。3月27日上午,解放日报·上观新闻记者跟着老郭,走访了属于他的这段惠新港。

  “W79”号管:半个月前刚堵,这两天?#33267;?#19978;了

  老郭个头敦实,肤色黝黑,开着一辆灰扑扑的小货车。接上头后,他带着记者在田头小路穿来穿去。“不坐船能巡河?”他说,刚开始找污水管时当然得坐船,但如今,每根污水管道都记住位置编了号,坐车到河岸边看看?#25176;?#20102;。

  在惠新港“卫星港桥”桥面上,隐约可以看到?#36335;?#21335;侧河堤上,红?#26102;?#35760;着“Y78”“W79”字样。这些是老郭给管道标记的编号,“Y”即代表雨水管,“W”则是污水管,数字则代表发现的第几根。“很好辨别,大晴天还在往河里排水的,肯定就是污水管。雨水管不堵,污水管必须得堵上。”老郭称,这一组编号的管道,属于河岸上的浦东新区老年医院。?#23545;?#30475;去,?#23633;?#26681;管道已被堵上。

△图为惠新港近浦东新区老年医院段河岸上的一组管道,老郭称,右侧一根粗管是雨水管,左侧两根已经堵上的,都是污水管。

  顺着老郭的引导,树荫下一根20余厘米粗的白色管道被指了出来。上午近10?#20445;?#31649;子里正流出竹竿粗的水流,哗哗地流进惠新港。“早上来看的时候,水?#35748;?#22312;大多了”,老郭称,半个多月前,他刚用砂浆、砖头将这根管道堵死。没想到,过了半个月再来看,发现医院竟自?#24213;?#35805;,将堵死的管道撬开了。

△图为浦东新区老年医院的一根污水管,老郭封堵后?#30452;?#33258;行撬开。右图为不同时间点,管道的排污量不一样。

  医院非得排入河道的是什么?记者绕进医?#28023;?#36208;到最里侧近河边处。顺着管道的方向排摸,岸上是医院后方的一幢水泥平房。平房的一侧入口处门上,贴着一张“污水处理运行管理值班电话”的标签,看起来这里是医院的污水处理设施。平房顶部,竖着两个大桶,?#30452;?#36148;着“消毒液?#21491;?#26742;”和“膜池反冲洗?#21491;?#26742;”的标签。细看,白色的管道从平房顶部?#30001;?#19979;来,伸入一处集水井。流入惠新港的水,正是顺管道流入集水井后,再沿着另一根直管道直排入河。

△医院的污水处理设施排水管道伸入集水井,随后通过直管排入河道。

  拨打标签上的电话,对方自称是医院污水处理设备的安装方。据称,处理后的污水按说该由水泵抽入污水管道,只在水泵?#25910;鮮保?#25165;作为应急措施直排河道。那为何一直会有污水流出?对?#20132;?#24212;称,可能是因为设备?#20889;?#20110;调试期间。记者转而告知老郭,他不以为然:“我们认一个死理,雨水才能往河里排,其他一律不能排!”

  “W19”号管?#20309;?#21517;加工厂边,暗管河底排污

  相比医?#21495;?#27745;的“明管”,一些工厂偷偷所用的排污“暗管”,更让老郭觉得头疼。惠新港流经项文路1018号附近的河岸上,就?#23633;?#26681;“暗管”成了老郭的“心头病”:藏在水下,编号为“19#”。据老郭排查,旁边的这家工厂应该在水底排设了2根暗管,不间断往河里排污。

△工厂外墙上伸出的排污暗管。

  在老郭标记的“19#”字样处,记者看到一根排水管从河岸上的工厂墙内伸出,随后插入地下。在排水管差不多位置的水面,仔细看可以看到不断有气泡喷出,显然?#36335;?#23601;是排污暗管所在处。污水看起来没有明显颜色,但隐约有异味。整个排污过程若不仔细查看,并不容易发现。

△河面不断泛起气泡,老郭称?#36335;?#27491;在排污。

  记者绕工厂转了一圈,见整个厂房未挂牌名称,大门紧闭。所有的窗口都用整面的塑料泡沫板和铁皮挡住,仅留出几道细缝和角落。除了听到“呲呲”的金属碰撞声,无法从外部窥见工厂内部景象。工厂后侧,用彩?#32844;?#25645;建了几间隔间,有工人在此烧饭、居住。记者注意到,大门上张贴的一张电力公司的停电通知书,通知对象是“上海润卫合金材料有限公司”,但查询得知,此公司早已于2015年被吊销了营业执照。

△大门紧闭的无名工厂。

  老郭称,这?#39029;?#20197;前封得没这么严实,可以看得出是一家塑料加工工厂,也有塑料加工的气味飘出。他判断,污水极有可能是清洗原材料后的废水,存在一定的毒性。封堵污水管道一事,他曾与工厂老板交涉过,但被一口否决。这令他犯怵:“我又不是执法人?#20445;话?#27861;硬来。”不过,记者采访完第二天,工厂老板倒是主动联系老郭,称工厂马上要拆了,2个出水管随时随地可以封堵,他们不会再阻拦了……

 

  20多根污水管,能按时堵上吗?

  惠新港航头镇到惠南镇段共划分为四个工区,老郭负责的这7公里,是其中的第二工区。?#23588;?#24180;11月以来,老郭已经?#39029;?#26469;沿岸80多根往河内排水的管道。其中,约50根属于污水管或雨污混排管,途经小区、宾馆、农房,属于必须要堵上的。管道或明或暗,拍下的排污证据视频填满了老郭的手机内存。


  老郭的工作,是申城河道治理体系中较为基础的一步。一般来说,排污管道所属单位愿意配合封堵的,老郭则现场直接封堵;若对方不配合,则需要上报给河道管理部门,讲清楚未当场封堵的原因,由河道管理部门后续处理。考虑到处理违法排污往往最终需要执法部门介入,老郭说:完成封堵任务时间?#20445;?#19968;般我上报的同?#20445;?#30452;接也打电话举报。

  截至目前,老郭负责的河?#20301;故?/strong>20余个管道尚未封堵成功。?#38405;?#21542;按时完成“堵管”任务,并将河道移交给日常养护单位,他心里没有?#20303;?#38754;对记者,他直言不讳:“希望执法部门能够早点介入,更给力一些。”

  在3月26日召开的上海市河长制湖长制工作会议上,上海市委书记李强指出,全市?#33521;?#31867;水体的比例,今年要控制在12%?#38405;冢?#26126;年要力争全面消除。实现这个目标,需要付出更多艰苦努力。治水的关键是扭住问题、对症下药、精准发力;上下?#25105;?#21327;同,干支流要联治,条块要联动,要形成全社会共同治水护水的强大合力。老郭盼望着,这股“强大合力”,帮助他尽早完成“堵管”任务。

 

体彩环岛自行车赛规律
海南私彩包码技巧 体育彩票大奖 2019年藏宝图芙蓉泣露香兰笑 七乐彩走势图综合 舟山飞鱼200期开奖号 山西彩票论坛 上海体育彩票中心在哪 17175捕鱼达人官方 广西11选5彩经 北京赛车qq群 脉动棋牌 江西快三开奖直播 福建11选5助手免费版 福彩快3 中彩票电影